XXXXXX

自己萌的cp,跪着也要写完
真的,大爷们放心我会写完的……
不定期诈尸
谢谢每一个喜欢❤评论和推荐😭

【本尼x小雀斑】温瑟莱斯的冬天

这个cp……源自于我看本尼和小雀斑一起上的那期诺顿秀,说到两人今年都授勋了,一个是大英帝国司令勋章,一个大英帝国官佐勋章,然后老白问了一句,那你是不是可以对他下命令?

本尼:oh~yeah~

嗯……(摸下巴)

就是个脑洞,不要太当真,除两个主角外其他人名都是随便想的,都不重要

架空,大概就写一篇吧,因为这周开始我真的要期中考试了!!!

 

 

埃迪第一年被调来温瑟莱斯的时候,很不习惯这里的气候,入冬以后常常被冻得生病。没办法,这里的冬天对出生于温暖的格尼尔的他来说的确是个不小的考验。

好在常年驻守于温瑟莱斯的老兵们对这个新来的司令副官印象还不错,愿意教他一些抗寒的经验。

“看他脸上的雀斑,分明就是个大男孩嘛。”老约翰常常说,“这让我想起了我家那个小子,枪都拿不稳还天天吵着要跟我上战场。”

埃迪这时候常常会跟着老兵们一起笑,笑容中带着一丝少年独有的羞涩,丝毫没有上级军官的架子。他知道这些驻守边境的老兵们有时候几年都回不去一次家,他们这么说倒不是想嘲笑埃迪乳臭未干,可能真的只是想念亲人了。

毕竟,埃迪的能力在他刚调职过来时大家就领略过了,他除了有点怕冷以外,几乎无可挑剔。

康伯巴奇司令的副官,这个职位以前一直是空着的,传言是没有人能够胜任——没有人能让康伯巴奇司令认可其能力。现在这个年轻人直接空降这个职位,一开始人们都持着怀疑态度,后来也都服气了。

康伯巴奇司令的强大是毋庸置疑的,无论是他无可匹敌的作战能力还是杰出的指挥才能,都是整个桑纳特帝国出了名的,他指挥的战役保持着罕见的全胜记录,可以说,桑纳特帝国的崛起有他一半的功劳,许多军人甚至只听从他的命令,其他军区的长官都无法指挥他们。可这样一个年轻有为的人物,却在帝国的局势安稳下来以后,拒绝了留在城堡里当公爵,而是投身于寒风刺骨的温瑟莱斯守护桑纳特帝国的边境,让虎视眈眈的邻国都不敢轻举妄动。

而埃迪,似乎是个和康伯巴奇司令在性格上完全相反的人。他谦逊爱笑,待人亲和,几乎不和别人发脾气,不像司令,有点傲慢又爱嘲讽人,还常常板着脸,虽然他有这个资本就是了。

“听说雷德梅尼副官在调过来之前,本来是可以晋升军区副司令的,不知道为什么,想不开来边境当一个副官。”传令兵布鲁恩说,“好好的首都格尼尔不呆,来这里受罪?”

这个问题在布鲁恩提出来以后就成了热门的讨论话题,毕竟康伯巴奇司令他们不敢妄加议论,但亲切的埃迪是不会在乎这些的。

而事实正是如此,有些胆大的上去问埃迪此事,他也只是一笑而过,不回答也不会斥责。这反而让士兵们更加好奇了。

 

临近圣诞节的温瑟莱斯在萧瑟中多了一份温暖,但埃迪觉得这种心理上的温暖丝毫不能给他瑟瑟发抖的身躯带来安慰,因为这几天时常下大雪,积起来的雪都快有半人高了。

很不巧的是,今天一大早他又被本尼迪克特叫去议事了。

本尼迪克特不需要副司令,通常副司令都是一些特殊任务时王室指派的亲属,只是名义上的,不参加具体军事讨论,当然本尼迪克特也不会让他们参与。所以埃迪副官就要身兼副司令和副官两个职位——至少他的意见本尼迪克特多少会听一点。

因为昨晚有点发烧,吃了药以后早上起得晚了,所以走得有点匆忙,埃迪没有做到全副武装,走到本尼迪克特的军帐前已经冻得不行了,但他还是装作若无其事地拉开帐帘走了进去。

帐子里烧着熊熊的炭火,使整个帐篷内得温度和外面就是天差地别。本尼迪克特只穿了一件单衣,他看着埃迪冻得通红的鼻尖和脸,觉得脸上有点雀斑还真是可爱。

“身为军人,基本的抗寒能力都没有吗?”

埃迪低头,在门口把身上的雪花掸掉,揉了揉脸:“不会妨碍到军务的,司令。”

本尼迪克特有些想笑,但他只是动了动嘴角:“我看近两天士兵的训练有所懈怠了,怎么,都跟你一样怕冷吗?”

习惯了他平日里的语调,埃迪好像没听见他的嘲讽似的回答:“大概是因为圣诞节快到了,再加上接连大雪……”

“噢?你猜敌人要是在这个时候攻过来会不会因为我们想家怕冷而放过我们?”本尼迪克特轻哼一声,“雷德梅尼副官,下达我的命令,所有士兵不得松懈日常训练,谁偷懒被抓到就军法处置,两次就直接开除军籍。”

“收到,司令。”埃迪立正行礼,幸好他早就对本尼迪克特的无情习以为常,他知道虽然这些命令看上去冷酷不近人情,但是正是这些保护了士兵们的性命与国家的安危。

本尼迪克特走到桌前坐下,随手打开羊皮地图问道:“最近斥候巡逻的情况如何?”

“西南边的防御措施有被野兽咬过的痕迹,应该是大雪让它们找不到吃的所以有点饥不择食,已经让后勤部派人去修了。此外,有个别罗布斯特的军人和少量罗布斯特的普通民众越境。”埃迪微不可查地吸了吸鼻子,“据斥候报告,好像是来交换新年礼物的。”

司令官挑了挑眉毛:“你觉得该怎么处理?”

埃迪是第一年来边境,其实他也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想了一会儿只好按照本尼迪克特一贯的行事风格说:“派人警示,警示无用的话……”

“强行驱逐出境?”本尼迪克特略带笑意地反问有些拘谨的埃迪。

埃迪看向自己的上司,在桌旁冬日温暖的火光映射下,他的脸部线条似乎都柔和了不少。

“不这样的话,敌人有可能在交换的礼物中混入有害物质,从而在士兵放松警惕的情况下瓦解我们的战斗力,乘虚而入。”

埃迪说完,发觉自己的脸有点热,不是别的,只是发烧还没好,被炭火熏得浑身发热。

本尼迪克特也看见了自己副官的脸上浮现了不正常的潮红,一边觉得奇怪一边又觉得他有些赌气的样子很好玩,于是用眼神示意埃迪坐在与他相隔一桌的对面。

“在新年交换礼物是罗布斯特的传统,与他们的信仰有关。所以无论如何他们也不会在里面动手脚的。”本尼迪克特用手支着头说,“你不放心,可以由我来监管。”

埃迪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话来。他觉得有点胸闷,不知道是不是被喜怒无常的司令给气的。

但他的命令无法反抗。埃迪停了停以后,想站起来行礼说好,被本尼迪克特一把摁住手拽了下来。

两人都惊了一下。埃迪没想到司令会拉住他,本尼迪克特没想到埃迪的手也这么烫,几乎是瞬间他就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他的副官脸红不是因为害羞也不是因为赌气。

“你发烧了。”本尼迪克特说,眼神一下子变得凌厉,好像狮子锁定了猎物。

埃迪下意识想否认,但这句话毕竟不是问句,他只能低头说:“抱歉司令,我不会耽误……”

“耽误什么?”

本尼迪克特的眼睛直直地看向埃迪的脸,埃迪的眼神却躲躲闪闪地不敢回视他。

“我不会耽误工作的,日常训练也不会落下的。”

本尼迪克特简直觉得自己要被气笑了,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

他松开埃迪的手,站起来说:“雷德梅尼副官,我命令你。”

埃迪条件反射般地起身行礼。

“不许工作,不许训练,给我好好休息。”

埃迪呆住了,忘记了答话,甚至连举起行礼的手也忘记放下来了。

本尼迪克特身体前倾,靠近埃迪的脸,一只手拿住埃迪行礼的手慢慢地放下来,同时缓缓地说:“我允许你睡在我这里。”

近距离看埃迪的雀斑和清澈见底的眼睛,本尼迪克特觉得越发无法自拔了。

埃迪愣愣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康伯巴奇司令,第一次感觉温瑟莱斯的冬天没有那么冷了。

 

 

突然感觉一篇有点写不完……感觉可以写很多……

但是心里又有着开新坑的欲望……迷茫

如果大家觉得用音译名奇怪的话下次我就换回英文,主要是本尼这个名字啊实在是有点长……

还有就是这个cp叫啥,本埃太奇怪了,但是叫马雀的话哈哈哈哈哈我控制不住我自己了哈哈哈哈哈麻雀哈哈哈哈哈

评论(16)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