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XXX

自己萌的cp,跪着也要写完
真的,大爷们放心我会写完的……
不定期诈尸
谢谢每一个喜欢❤评论和推荐😭

【本尼x小雀斑】 命令 3

我之前忘了说,这篇应该是除了老白本尼埃迪这三个人以外的角色是杜撰的,写第一篇的时候也没想到后面老白会出场哈哈哈哈

3

温瑟莱斯的冬天虽然有着彻骨的温度,但是持续时间并不算长,新年的结束通常伴随着春季的到来。

“罗布斯特的士兵最近异常活跃,根据斥候的报告,他们将大批的精锐部队调集至北边了。”

埃迪放下信纸,他们的斥候有着与众不同的交流方式——猫头鹰传信。这还是埃迪带来的猫头鹰,耐力和方向感都非常棒,而且被敌方发现的几率基本为零。

本尼轻轻点了点头,似乎并没有接他话的打算。

“我们的斥候目前仍然在跟随他们移动的大部队,但由于靠近罗布斯特的北部边境,地域开阔人烟稀少,跟踪难度太大,他们请示是否继续跟随。”

“不用跟了,原地隐蔽。”本尼下达了指令,“情况已经很明显了,他们遇到了非常棘手的北方野蛮人。”

停顿了几秒后,本尼继续说:“给首都的报告发了吗?”

埃迪立刻快速眨了几下双眼,将自己盯着本尼的目光打散,回答道:“是这样的长官,我、我想,我已经写好了,但是,我想我应该先给您过目一下……”

他缓过神时的慌乱样子让本尼不禁翘起了嘴角,想纠正他的称呼却又临时改了口:“不必了,写好就直接发吧,我不会怀疑我的副官。”

“谢谢你,本尼。”埃迪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有些不自然地偏了偏头。但他很快回到了之前的话题,目光再一次聚焦在本尼身上,“可以详细描述一下北方野蛮人吗?……我是说罗布斯特遇到的那些……”

“他们也许不是战斗力最强的野蛮人,但一定是最会利用环境的野蛮人之一。他们是冰原上的龙卷风。”本尼用他平稳而急促的语速接上了埃迪的问题,“即使是罗布斯特的精锐部队,也没有与他们作战的经验。他们的国王更没有。”

罗布斯特的老国王两年前意外去世了,他只有一个独子,小国王过了新年才刚满18岁,毕竟年龄小,他不像老国王那样有侵略性,两年以来,没有下令向临近的桑纳特帝国边境温瑟莱斯进攻,即使埃迪知道附近小国已经多次向罗布斯特提交联军协议书,但小国王也没有明确回应过。

埃迪认为,这应该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老白路过埃迪的军帐时,他刚好从里面出来。

“嘿怀特医生!”埃迪叫住他,脸上露出了真诚的笑容,“真的非常感谢您的照顾,我本来以为还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好的。”

老白拍了拍年轻副官的肩膀:“我只是配了点药而已,照顾你的人可不是我。”

“噢其实……我已经向司令表示过我的感谢,只是他似乎……我猜是我的问……”

“不不不,我的孩子,”老白打断了他,“本尼他就是这样的,你不必放在心上。要知道,他以前可从来没遇到过像你这样的人,我的意思是,你已经很棒了,别自责。”

老白是一直跟随着本尼征战的老军医,对于本尼的性格他最有发言权。

“别看他好像看上去很严肃很可怕,只是他对于一般人不想关心,对于想关心的人又嘴笨不知道怎么关心而已。”老白已经是埃迪父亲的年纪了,语气中多了一分慈爱,“我希望你不要因此而与他产生距离感,本尼常年在军队中任职,其实很希望和别人有不同于上下级的关系。”

埃迪的嘴唇小幅度的张合了几下,最终点了点头。

此时正好他的猫头鹰从首都回来了,埃迪取下它爪子上的信件,向老白短暂道别后,匆匆赶往司令的军帐。

“首都的回复到了,司……本、本尼。”埃迪想起来之前老白的话,硬生生把称呼给扭了过来,有种咬舌的感觉。

本尼并未在意,抬了抬下巴示意他打开来看。

埃迪的阅读速度很快,只一两眼便看到了这封回复的核心。

他不自觉地皱眉,声音也不似之前那样,变得有些低沉:“……国内主战派的大臣提出趁此机会攻打罗布斯特……并得到了一些贵族的支持……”

“不……”埃迪将信纸放在桌上,低声道,“不应该主战……”

本尼浏览了一遍信纸内容,上面只提及了主战派的言论,并未提到其他派别的想法,看来陛下现在也是倾向于开战,此时来征求本尼的意见,估计就等着这一波趁火打劫了。

桑纳特的皇室不仅忌惮于本尼的军事实力,同时也钦佩着他运筹帷幄的能力,所以很少直接对他下达死命令,一般都会征求他的意见,如果他不想做的事情,怕是国王也难以强迫。

本尼的手指轻敲着桌面,说:“其实我也认为此时发动战争,不是个明智的选择。”

“罗布斯特的新国王从来没有对周边国家开战的意图,作为这个大陆最强大的两个国家,我认为这是一个改善关系建交的好机会,无意义的战争只会给平民带来灾难与不幸,这不应该。我们只需派兵援助他们击退北方野蛮人,想必他们也会同意与我们进行一次和谈,如果可以由此建立起贸易路线,可以快速提高两国的经济与文化水平,但战争只会毁了这一切。”

埃迪用尽量平静的语气向本尼阐述着自己的看法,气势完全不同于平常那个偶尔会害羞的大男孩了。

本尼抬头问他:“你怎么能确定新国王没有战意,且愿意与我们和谈?”

埃迪毫不掩饰地回答:“因为我曾在罗布斯特与索蒙德国王相处过两年,我了解他的为人。”

“我不会怀疑我的副官,更不会怀疑你,埃迪。”与埃迪的一本正经不同,本尼显得很放松,“我有一支私人军队,可以帮助罗布斯特人。”

“对不起,我好像听得不是很明白……”

“我的家族一直都培养着这支军队,世世代代的君王都默认了他的存在。”本尼没有过多解释,“他们现在只听命于我,这才是皇室对我礼让有加的原因。他们的实力让国王不敢留他们在首都,也不敢放他们回我的家族领地,不过赶去罗布斯特的边境倒是来得及的。”

埃迪也曾听说过传闻,但是听本尼说出来,事实比传闻更让他惊讶。

“他们对野蛮人有着丰富的作战经验,毕竟桑纳特帝国曾是诸多野蛮人的聚集地。”本尼继续说,“我想国王应该很乐意不用派遣自己的军队出征吧。”

埃迪情不自禁地嘴角上扬,脸色激动得微微发红:“我立刻写报……”

“这次我来吧,我会让他们心服口服的,放心吧。”本尼微笑着朝一旁的猫头鹰招了招手,它有着和它的主人一样无瑕透彻的眼眸。

猫头鹰毫不犹豫地飞向了本尼,停在他的肩头,并歪头看着他。

 

评论(8)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