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XXX

守望/es/全职/aph/刀剑/剑三/pp/fate/锤基/盾冬/EC/贱虫/00Q/肖根/spirk/jewnicorn/等等?
基本算博爱党
谢谢每一个喜欢❤评论和推荐😭

当同学变成女孩子似乎生活变得更加糟糕了!羽风君还能不能坚持下去?

15
即使变成了男生转校生还是一样温柔啊。
羽风薰接过了转校生递来的冰袋敷在头上,看着靠在一旁穿着白大褂的医务室老师……
说好的护士诱惑呢!怎么女老师也这么邋遢!穿着拖鞋喝着啤酒!我是不是该庆幸没有腿毛和胡子?
佐贺美阵懒洋洋地说:“啊,我看也没什么大碍,羽风同学感觉如何?”
羽风薰放下冰袋,严格遵守自己的设定,向老师递上一支玫瑰:“祝老师……”
佐贺美阵拿着啤酒的手停顿了一下:“噢?吸血鬼的玫瑰吗?怪不得你被砸成这样。”

16
走在学校走廊上的时候,转校生支支吾吾地告诉了羽风薰一个悲伤的消息。
“仁兔前辈……她不放心你……总之rabbits的各位我已经送好礼物了,接下来是空手道部和海洋生物部。”
“……”
“前辈!前辈你还好吗!”

17
路过学生会的时候,刚好看见真绪出来,像关心人的女孩子真是世界的宝物啊!还没跟她聊上几句,就听到办公室里传来细细的声音:“弓弦不要啊!奴隶二号快来……”
羽风好奇地探头向里张望。
盘着蓝色头发的弓弦正端着一碗什么,向转校生礼貌地说:“小姐不肯吃蔬菜,总是吃高热量食物会营养不均衡,还会发胖……”
“胖”字刚落,粉色卷发如同洋娃娃般可爱的桃李气得大喊:“我不胖!我有好好控制体重!”
羽风觉得濑名应该对此深有体会。

18
持着对力气大的女生的恐惧,羽风薰拜托转校生去空手道部送礼物,不过这样一来,他就不得不面对另一个……
“你这个轻浮的混蛋!”
羽风堪堪躲过挥来的的刀刃,明明他还没踏进海洋生物部的大门啊!
神崎飒马一如既往地扎着马尾辫,不过此时可能因为是女孩子反倒给了羽风一种傲娇萌的奇特感觉。
“你那是什么眼神!”
萌什么萌,还是命重要啊。

19
“噗咔~噗咔~♪”
羽风见到深海奏汰总归是感激涕零的,他好像找到妈妈的孩子:“部长——救命——”
“今天是女孩子的「节日」呢,羽风应该要让着女孩子啊~噗咔~噗咔~”
羽风面色惨白,刚想说些什么,奏汰已经缓缓地举起了一只手。
羽风薰认识这个手势,这是手刀的起始动作。
他认命地转头面对举刀的飒马。

20
加油啊羽风君,请不要放弃呀!

抱歉这次用图片格式,因为一直说我有敏感词我没找出来所以出此下策……
还有这篇一开始根本没想去连载来着……?

才不是Galgame!原来羽风君面对由曾经的同学变成的女孩子也会头疼?

6

其实这种男校变女校的感觉并没有让羽风薰震惊到缓不过来,毕竟同学们即使性别不同了但是属性没变,相处起来似乎也没有太大的改变?虽然小蒲公英变成男孩子了让他略感伤心,不过这一切在他看见仁兔成鸣的时候都烟消云散了。

天哪,这简直就是……完美的梦中情兔!

预知到危险的转校生一把抱住在起跑状态的羽风薰:“等一下啊羽风前辈!”

“不我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好久了——!”

“粗鄙之人你要对我最完美的仁兔做什么!”

“等、等等?——啊好痛!”

转校生:对不起我拦不住她……

“你们在干森莫啊喵!”

 

7

转校生一边捡起散落一地的本子一边向仁兔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们只是来送女生节礼物的!”

惊吓过度而导致小脸微微发红的仁兔成鸣深呼吸了几次,一手叉腰指着闹事的两人说:“你们这样、很危险的资不资道!”

羽风薰看着她扑闪的红色大眼睛,因生气而嘟起的小嘴,以及柔软的金色长发,这种梦想成真的感觉让他甚至想抱起仁兔就跑。

“知道知道!”羽风薰摆出招牌迷人笑容,慢慢靠近仁兔,“今天是你的节日哦仁兔酱,开不开心?在这美好的一天里,是不是应该和帅气的我……”

“不是我说Mado听了都想打人,我要代表她惩治你……”

斋宫宗的拳头在半空中被一个小麦色的胳膊挡住了。

“啊,前辈你在这里啊。”

 

8

为什么阿多尼斯就算变成了女孩子力气也比我大呢,羽风薰在被拖走的时候想。

“前辈你好像比以前轻了,请多吃肉。”

在轻音部门口,扎着紫色马尾的阿多尼斯认真地对羽风薰说。

被一个女孩子说这种话,我他妈男人的尊严呢?

羽风薰想跳楼。

 

9

“其实让阿多尼斯把你叫来只是想拜托你一件事情。”朔间零揉着翘起的黑色长发,从棺材里坐起身来,“吾辈想在给凛月的玫瑰里放点礼物,表达吾辈作为姐姐的爱。”

羽风薰的重点却全在一旁已经跳到棺材板上的大神晃牙,她的杂毛灰色双马尾有种不良少女的感觉还不错嘛。

“放什么呢……番茄汁如何?”朔间零一手安抚着炸毛的大神晃牙,一手摸着下巴思考。

“很不如何,你放一个我瞧瞧。”羽风薰干巴巴地说。

“吸血鬼混蛋!你这次倒是醒的很早!”大神晃牙一把拍开了朔间零摸她头的手。

“难得有悄悄送凛月礼物的机会啊,吾辈也不想错过呢。”朔间零无奈地摇头,“叛逆期的妹妹真是令人头疼呢。”

“恕我直言,不管你放什么她都会第一时间发现并且躲开的吧。”羽风薰再次补刀。

“啊,让吾辈送她一个来自姐姐的吻吧~♪”朔间零伸手取出一支玫瑰,在花的中心点下一吻,仿佛根本没听见羽风薰说了什么。

队长作为女孩子的吻?羽风薰不敢细想,把这支玫瑰放在别的位置,与其他玫瑰区别开来。

朔间零满意地看羽风薰收起玫瑰,打了个呵欠,一把揽过大神晃牙:“小狗乖,太阳这么大,不如一起睡觉吧~♪”

大神晃牙的头一下倒向朔间零的胸部,突如其来的柔软让她唰地一下红了脸:“你、你干什么!”

 

10

羽风薰无法直视,转头看向一边的阿多尼斯,拿出一支玫瑰。

“啊不,前辈,之前转校生已经送过我一支……”阿多尼斯楞了一下,反应过来以后赶紧解释。

羽风薰顺势单膝下跪,举起玫瑰对着混血的外国女孩说:“那是他的礼物,与我无关。在我心中,你独一无二。”

阿多尼斯小麦色的皮肤透出淡淡的粉红,她慢慢接过玫瑰:“谢、谢谢学长……”

Yes!男人の尊严get!

羽风君的Galgame?一觉醒来周围同学都变成了女孩子到底是喜是忧!

1

羽风薰上学的路上在前方看见了一个熟悉的长发背影。

看到3B的人去上学是件不寻常的事情,所以羽风薰上前想打个招呼。

走得近了,他突然觉得不对,日日树好像变矮了?

“Amazing~☆我已经感觉到了羽风君的靠近了!”日日树涉在羽风薰开口前转过了身,一个响指变出了一大捧玫瑰花,塞进了羽风薰的怀里,“我已经预料到了,今天的羽风君会需要这个噢!”

无论是声音、长相,还是身材,无一不表明着,眼前这个日日树涉是个货真价实的女孩子。

我怕是得妄想症了吧。羽风薰心想,然后在自己脸上掐了一把。

 

2

“不是做梦哦!”日日树涉的声音回荡在耳边。“人生总是充满着爱与惊喜的~!”

羽风薰拿着一大束玫瑰,有些呆滞地踏进了3A的门。

“羽风——!”伴随着热情的声音,一个棕红色中长发的女孩子向羽风冲了过来,敞开了热情的怀抱。

如果是以前,羽风薰一定会喜出望外并开心地回应,但是此时他却僵在原地。

“守、守泽……?”

“英雄的名字要大声地说出来才可以啊!——这花是给我的吗?”

 

3

“嗯,说来今天是女生节呢,有心了,羽风。”

莲巳敬人穿着平整的制服裙,打着完美的领结,推了推眼镜,手里拿着一支羽风薰给他的玫瑰花。

“作为全校唯二的男生,这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银灰色长发的女生,带着特有的翘卷发和傲娇语气进了教室:“我还以为你会带什么有新意的东西,原来不过是玫瑰花嘛。”

“我看你挺喜欢的。”羽风薰下意识地揭穿她。

“怎么可能?”濑名泉哼了一声,目光却在玫瑰丛中流连了一下,“我看这两朵很好很配,我要拿一朵去送给游酱。”

 

4

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羽风薰发现自己已经能够冷静地面对病弱的学生会长大小姐了。

以及好死不死跟她同时出现的娃妈。

羽风薰,这个galgame资深玩家,立刻机智地抽出三朵玫瑰,眼疾手快地递上去:“Mado小姐今天还是一如既往的美丽啊!……”

本想接着夸赞一下另外两位女性生物,突然发现自己对着熟悉的“天祥院英智”和“斋宫宗”这两个名字无法开口用小姐来称呼,更别说夸赞她们的美貌了。

“羽风君,真的很感谢呢。”Mado的声音听起来真是毫无违和感。

“斋宫,你一边瞪她一边还要腹语会不会累呀?”守泽好奇地歪过头询问。

莲巳敬人一把捂住了她的嘴:“这个时候你就不要说话了。”

 

5

“啊,羽风前辈。”转校生站在3A门口,敲了敲敞开的大门,手里也捧着一大束玫瑰,“昨天你说送完自己班里的,就一起出去校园里送玫瑰对吗?”

看着曾经的小蒲公英此时一头帅气的棕色短发,羽风薰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他只能点头:“对……等下!”

他环顾四周,似乎还有一个人没有出现。

小杏随着羽风薰的目光也看了一圈,很快明白了什么,他沉默了一下,然后开口问道:“羽风前辈,你们……是不是要送她康乃馨?”

气氛突然变得凝重,众人似乎达成了什么心照不宣的协议。

天祥院英智:“啊,因为是她是‘妈妈’吗?”

濑名泉:“都说了不要说出……”

三毛缟斑:“是谁在呼唤妈妈我~☆”

 

 

我有毒!!!ooc都是我的错!!!灵感来源于黑塔利亚中爱/沙醒来发现身处娘塔利亚世界的那集,关爱直男,从我做起。

【寡猎】亲爱的

大概是小短篇,讲的是(大概可能是)飞行员莉娜和法国少妇艾米丽的酒馆邂逅一夜情

在2066年左右,艾米丽还不是黑百合,莉娜还不是猎空。


与莉娜一起训练的队友们很羡慕她有着用不完的精力和永远的好奇心,这使得她在高强度的飞行训练以后仍保有活力,并兴致勃勃地提出去法国的大街上逛逛。

“嘿,我们明天就要回去了,今天晚上难道不应该看一看法兰西的风光吗?”莉娜鼓动着自己的队友们,小脸上写满了兴奋,“我可是第一次来到法国,如果除了天空什么也没看到的话,可是很遗憾的。”

队友们纷纷表示训练太累:“对我们来说,此时一个松软的枕头比什么都来得重要。”

莉娜不自觉地噘嘴,没关系,即使是一个人也不会浇灭她对于新奇事物的热情。

即使是智械时代,法国的大街上仍然洋溢着一种浪漫的气息,或是美丽的小姐经过时的一阵香风,或是她们谈笑时弯起的眉眼里透漏的丝丝风情。

这和伦敦很不一样,莉娜想。

浪漫的城市必伴随着动人的音乐,莉娜算不得对音乐多有研究,但她不俗的听力让她一直放不下脑海中一直萦绕着的一段香颂,略低沉的女声就好像已经拉上了她的手,指引着她寻找源头。

是一家酒吧。说实话,莉娜并不是这种地方的常客,她更喜欢一些极限运动,但也绝对不会排斥这里就是了。

而在推门的刹那,她觉得自己好像被什么轻柔地抚了一下,好像羽毛扫过手心。

敏锐的直觉让她一下子就找到了这种感觉的来源,是一双深色的双眼。

酒吧迷离的灯光让她看不清楚眼睛的颜色。莉娜很想解释她是在分辨颜色所以才会愣在门口,但很明显,那时有一种不一样的情感击中了她。

这使得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艾米丽身边的。

我说话了吗?我有对她打招呼吗?我有问过她是谁吗?我点酒了吗?

莉娜都想不起来了,她回过神的时候,艾米丽正放下酒杯,拨了把黑色的长发,转头用她那双充满魔力的双眼看着莉娜,她说:“看来你也是一个人,叫我艾米丽吧。”

尽管和刚才那段旋律的嗓音不大一致,但是莉娜还是认为那就是艾米丽唱的。

“我叫莉娜。”短发的女孩难得停顿了一下,“你真好看,艾米丽。”

“哈,真是个可爱的女孩儿。”艾米丽开怀地笑起来,“我以为英国人都很木讷呢,没想到你这么直接。”

“可是情话不是这么说的哦?”

艾米丽突然靠近,几乎是贴着莉娜的脸,在她的耳边,用那段香颂里那种诱人的声音说:“你也很好看,让我忍不住多看几眼……忍不住接近你,甚至……”

在喧闹的酒吧里,她的声音很轻,但莉娜的耳朵好像只能接收来自艾米丽的气息。

莉娜感受到艾米丽的长睫毛扫过她的脸,艾米丽略带酒气的吐息拂过她的皮肤,和艾米丽的温热的双手,此时正包裹着自己的手。

她被艾米丽包围了,或者说是禁锢了,但她却完全不想逃脱,而是沉浸其中。

莉娜知道她与眼前的女人只是萍水相逢,她甚至有意忽略了她无名指上的戒指。

然而她不想挣脱,不想放开艾米丽的手,她愿意让艾米丽更多地接近她,她不会设防。

她也许是好奇,好奇艾米丽的饱满的嘴唇尝上去是什么味道,好奇她白皙的皮肤抚摸起来是什么感觉,好奇自己会不会对艾米丽产生更多的感觉。

会不会爱上她呢?

答案是:会的,会的,一定会的。

艾米丽没有接着往下说,她用舌头拨了一下莉娜的耳垂。

少女的脸红在她的意料之中,艾米丽弯起嘴角,用食指指尖点了点莉娜的鼻尖,刚想说点什么,手指却被刚才似乎还处于呆滞的少女一下抓住。

两人都楞了一下,莉娜很快回神,做出了一件连自己也想不到的事情。

她主动吻上了艾米丽。

莉娜不愿意说的是,这是她的初吻,她觉得这有些难以启齿。

她想,艾米丽一定吻过很多次,她一定很有经验,否则她怎么会这么快就把能用她的舌头碰到我的舌头?

否则她怎么能在接吻的时候,还用那双深色的眼睛看着我?

否则她怎么会这么熟练地揽过我的腰,再抱住我呢?

这些想法,常常浮现于与黑百合交手时,她轻蔑地吐出“亲爱的”三个字时,猎空的大脑里。

艾米丽的嘴角划过莉娜的鼻尖,她说:“亲爱的,我好像爱上你了。”

莉娜感受着艾米丽的体温,凝视着她深色的眼眸,她说:“我也是。”

而猎空,无法再在那双金色的瞳孔中,找到一点温度。

蜘蛛是没有温度的,它们是冷血动物。

即使是时间解离,也不能倒流,让莉娜再听到那声“亲爱的”,让她再回答一句:“我也是。”

【心脏组4+1all肖】 银辉革命 14 完结

14

叶修倚靠在窗边,看着喻文州安置好陷入短暂昏迷的张新杰。

“我说,喻文州你也太狠了,下次跟大眼学学控制药剂用量行不行?”叶修嘴里的烟头随着他的呼吸忽明忽暗,微弱的火光映出了他此时鲜红的双瞳。

“他和你不一样,他喝的是我的血液,在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昏迷是必然的。”喻文州大致检查了一下张新杰现在的情况,没有什么大碍。

叶修好以闲暇地问他:“在没有确定‘生灵’药剂的情况下,你就这么放心让黄少天去换了他身上的药剂瓶?万一最后喝药剂的不是他……”

话到这,叶修也明白了。

“无论是谁喝,都没关系。”

想要保全自身最好的办法,就是把所有明面的和潜在的敌人都拉到自己的阵营。这样不管以后如何,至少拖延了本来王室和神殿对于吸血鬼的围剿计划。

喻文州虽然走的是一步险棋,但是在外人看来,可能也算是一种釜底抽薪的办法。

不过这还有一个只有局内人才知道的决定因素在其中,那便是看似从头到尾都没有动作的肖时钦。

“除去阵营矛盾,我是觉得有必要单独出来解决我们五个人之间的问题。”叶修说,从这个窗口向外眺望,看不清荣耀之都,“有些人的确不应该被卷入无端的斗争,特别是小辈……”

他们几个很相像。他们几乎都是各自阵营的首领或主导者,到今天这个地步,所谓的阵营对立而发起战争某种方面来讲也不是目的,真正在乎的,除了楼上那个,就是自己的接班人了。

“我和王大眼都已经有人选了。张新杰那边……没关系有老韩,他还能向天再借五百年。”叶修说,“那孩子如果发现哥猝不及防地变成了吸血鬼,别说还真的有点想看看他的反应呢。”

喻文州看向叶修这边:“高英杰……王杰希肯定放心不下。”

“他就是一奶爸。”叶修灭了烟,顺手拿起伞上楼,“我劝劝他去。”


王杰希站在离床还有两三米的地方,床上的肖时钦已经因为抵抗药效而颤抖了起来。

他努力克制着靠近的欲望,刚才和叶修在一起的时候因为要给他初拥而弱化了药效,此时当‘灵’站在自己面前时,药效像是被无限放大了一般。

“刚才叶修来过?”王杰希像是自言自语般低喃,这不需要肖时钦回应,常年辨识草药令他拥有了非凡的嗅觉,瞒得过大多数人的烟味瞒不过他。

王杰希仅仅只是向前一步,肖时钦就像触电般猛烈抖动了一下。王杰希知道他在奋力抵抗,尽量以轻缓的语气说道:“你最好放松……这样很难过。”

房间里沉默了一会儿,王杰希又补充了一句:“我没有想过要伤害你。”

不知道是无法回应还是不想回应,肖时钦没有说话。

“喻文州说你没有意识到一个关键性的问题,我之前不相信。”王杰希干脆直接坐在了床边,伸手去拉肖时钦苍白的手臂。

他顺着手臂一路慢慢地往下,直至握住了肖时钦冒冷汗的手心,他的掌心有薄薄的茧,突出的指关节上也有。

“不过现在我明白了。”王杰希把目光从手上移到了肖时钦脸上,“如果你知道这件事的话,现在花力气保护的就不是衣服内袋里关于雷霆的那份秘密档案,而是你的嘴唇了。”

肖时钦呼吸一窒,意志力在那一瞬停止了对抗,于是他像被抽掉灵魂的木偶般倒下。王杰希顺势搂过他的上半身。

“是……什么……?”

“所以说,我不喜欢跟你们这种心脏的人玩儿。”叶修用千机伞挑开上锁的门,接上了肖时钦的问句,“肖会长,你有没有觉得有些事情他们做的太过了?如果只是为了争取雷霆的话。”

肖时钦的双唇不自觉地颤抖着,他的脑中快速地闪过许多片段,试图寻找其中似有若无的那一条必需的条件与线索。

叶修没有收起千机伞,反而耍了几个剑花,转头对王杰希说:“前几天我还去看了看小高,我觉得他各方面都已经到水平了,就差一个契机了。”

随意得如同拉家常一样,叶修问王杰希:“你看你也干得差不多了,这么一直保护着他不是个办法,要不退位吧?”

王杰希比谁都清楚高英杰缺少的是什么,也清楚自己对他的过分保护。

“那你呢?对外宣称吸血鬼猎人,又自愿接受初拥,你觉得兴欣的众人会怎么想?邱非会怎么想?”

“兴欣是佣兵公会,谁给钱就给谁办事。”叶修反驳,“我以前只是追着吸血鬼的时间比较长,我跟他们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

王杰希像是冷笑:“追着好玩?”

“是挺好玩,下次你也来追我试试。”叶修不要脸地回答。

“你到底为什么会选择和喻文州合作?”王杰希说出了自己的猜测,“你和张新杰一样,都企图和最不可能合作的人交好,以此蒙蔽其他人?”

“吸血鬼追着好玩啊,我不说了吗。”叶修的脸上又是一副欠揍的笑容。

王杰希开口欲言,余光中却闪现出一道不寻常的光亮来,这使得他下意识地歪头去看,突然被一双冰冷的手抚过脖子。

薄薄的茧轻轻刮蹭过脖颈细嫩的肌肤,毫无防备地,肖时钦露出了獠牙,对准王杰希微微突出的动脉,刺了下去。

也许是药剂的作用,肖时钦的动作看上去十分轻柔,就像是一个依赖的吻。

张新杰喘着气出现在门口,他还没有完全从人类至吸血鬼的转变中恢复,即使这样,也坚持对肖时钦使出了神殿的控制术。

王杰希的刚才没来得及说的话还卡在喉咙里,半张的嘴里,可以看到渐渐变长的两侧尖牙。

“你现在太虚弱了,没有办法操控他的。”喻文州踏着楼梯上来,一步一步走向张新杰,“不过刚好帮他抵消了一部分药效,不然他无法攻击王杰希。”

张新杰抬眼看向王杰希,刚好对上他已经完全变红的瞳孔。

他的本意是让肖时钦杀了王杰希,转变王杰希为吸血鬼完全是肖时钦在刚才一瞬间自己做下的决定。

看来劝说还是有效果的。喻文州把关注焦点聚集在有些虚脱的肖时钦身上。他本身就是个新生吸血鬼,现在一下子给了两个初拥,应该已经透支了。

“我想通了一些事情。”肖时钦每说几个字,就要停下来一会儿调整呼吸,而语气中却带着一种前所未有的轻快,甚至是解脱的感觉。

他眨了眨眼睛,好像想要透过单片眼镜看清窗外:“我之前没有注意过。月色真美。”

银白的月光流淌过永不熄灭的红色的眼瞳,仿佛把它们擦得更亮了。

“以后你每天都能看到这样的月光了。”

喻文州轻声说,脱下了自己的黑色手套。

“他人的地狱,可能是谁的天堂吧。”


End





结尾了!!!结局了!!!

真的!!!!

非常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每一位朋友!!!!正文真的真的结束了!!

感谢大家的陪伴!!!!!!!爱你们!!!

也许有后续的番外!!!!!

我能写出来的很少,而且是个感情苦手,想写个告白都憋不出来。以后再写番外的话,肯定就无脑纯甜饼了!!!

从开这个坑到现在也蹭到了百粉,真的是很感谢大家,大家有要求我一定满足就是了!!!

全职好难,接下来我应该会先转战欧美坑……

最后再次感谢!!!土下座!!!!

【心脏组4+1all肖】 银辉革命 13

13

喻文州低着头转了转手上的蝙蝠戒指,轻声说:“我们的朋友来了。”

王杰希的目光刚好也落在大门处,正要进来的张新杰看到他们两个坐在一起,微微皱了皱眉。

“主教大人来得正好,我和殿下在说他新研发的药剂呢。”

喻文州毫不犹豫地把话挑明了,一时间连王杰希也捉摸不透他的想法。

而张新杰这下却是明白他和喻文州的合作估计是失败了,接下来要做的事就是马上转变立场。就算自己没法和喻文州联盟,他也不相信喻文州会和王杰希结盟。

他隐隐地感觉到,喻文州应该是很有把握,不需要和任何人结盟。

“刚好主教大人手上也有这份药剂,要不一起来听听使用说明吧?”

王杰希看着喻文州带着一些介绍朋友般地热情看向自己的时候,心下一沉。此时的他有着和张新杰一样的直觉——喻文州手上一定有什么底牌,所以他才敢这么明目张胆。

“‘生灵’药剂,服下‘灵’药剂的人可以让服下‘生’药剂的人产生对自己的依附感,让他无条件地服从自己。”

王杰希慢慢地说,停顿了一会儿,又说:“‘生’,全部给肖时钦服下了,你手里的是……‘灵’。“

张新杰脸上不动声色,隐藏在袖子中的手却是紧紧地攥住了药剂瓶。

“对了,一个‘生’只能对应一个‘灵’。”喻文州突然开口道,“王杰希殿下应该已经服用过这个药剂了吧?”

王杰希面色一凛,他在制作药剂的时候并没有刻意这么设定,也就是说这条规则是喻文州自己加的,但这样说出来只会让张新杰起疑。

不管这个规则是真是假,既然肖时钦已经服用了‘生’,作为药剂制作者的王杰希没道理把‘灵’留着到现在都不喝。张新杰自然是明白的,至于喻文州这么说的目的……联想到他们俩早在自己到来之前就已经碰面了,他有理由怀疑这是他们联手演的一出戏,目的就是诱导自己不去喝这瓶药剂。

“既然如此,”张新杰开口说了来这里的第一句话,“我还没尝过殿下的药剂,是什么滋味呢。”



下章结束啦!!!应该……

【心脏组4+1all肖】 银辉革命 12

12

张新杰几乎是正面遇上了手持冰雨的黄少天。

“哟,还是巧了啊主教大人,我出来散个步都能碰上你。”黄少天嘴上说着散步实际上已经做好了完整的攻击准备姿态,“看您这方向好像是朝着我们蓝雨城堡去的啊,怎么着,准备只身一人单挑我们整个蓝雨的吸血鬼吗?可千万别跟我讲是要去喝个茶聊个天啊。”

面对黄少天的一连串的嘴炮攻击,张新杰不能说是习惯也应该说是早有准备。

“我是真心诚意想和蓝雨进行合作的。”张新杰推了一下鼻梁上的金丝眼镜,很是冷静地说。

黄少天看上去蓄势待发,但嘴上仍然是一副闲聊的样子:“配合张主教这副有学问的样子,您这话可真是听上去有理有据啊。但我记得前不久你刚和蓝雨的剑圣有过接触吧?嘿嘿,你抓我进地下室的时候怎么不跟我提提和蓝雨合作的事儿啊?怎么说我也是蓝雨的副堡主啊!”

张新杰被黄少天揭穿也未见其脸上有过多的表情变化,只是左手从衣袖中拿出了一瓶似曾相识的药剂瓶,往前一递:“之前是我多有得罪,但这次我的确是真心实意的。为表达我的诚意,我特地带来了上次你也见过的、增幅吸血鬼的药水——这样我就绝对无法对你们造成任何伤害了。”

黄少天稍稍放松了持着冰雨的手,话语中还伴随着不明所以的笑意:“张新杰啊,你这之前岂止是待客不周,简直是要反目成仇啊。幸好你遇上了像我这样宽容大量的吸血鬼,这次就饶了你。不过这药剂我还得尝尝是不是之前那个味儿。”

传递药剂的双方动作都非常自然,就像老友送了个礼物般。

张新杰早就思忖过自己之前寄给喻文州那封信的含金量,他暗想自己对喻文州的价值至少到目前为止都是有足够分量的,黄少天的前来充其量也只能算个下马威什么的,很有可能是是一种考验也说不定。

所以他坦然地把药剂交给了黄少天,并料想他不会借此对自己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但他没想到的是,喻文州的计划远比他大胆。

黄少天打开瓶盖闻了一下,确认之后一饮而尽,左手连瓶子都还没有放下,右手带起冰雨就挥向了张新杰。

纵使张新杰之前的确没有料到黄少天的这一手,或者说是蓝雨的这一手,此时虽然几个来回之间躲得较为狼狈,好几次都和黄少天擦身而过,但作为一代战术大师,应对之策几乎也是随手拈来。

“啊喂啊喂,你好歹也是霸图撑门面的大人物,一天到晚往后躲你有没有意思啊?不要那么畏手畏脚的好吗堂堂正正出来一战啊!”

在利用树作为掩护的同时,张新杰故意露出了一个微不可查的破绽。而把握机会基本上已经是黄少天的本能了,再加上喝了药剂以后他知道张新杰如今任何圣光攻击都无法对他产生伤害,于是下意识地绕过树干迎了上去。

没想到的是,刚才还背对着的他的张新杰突然转头,举起逆光的十字星施展出看似有些鸡肋的法术——催眠术。

这就好像是一个被药剂遗忘的法术——它竟然生效了,甚至对吸血鬼的效力更大了。

对于黄少天来说,并不会真的睡着,但他也实实在在地被定在了原地。

“很抱歉,副堡主。”张新杰稍微喘了一口气,又扶了扶自己的眼镜,“我的确是想去蓝雨城堡喝个茶聊个天。”

一句“张新杰你个老贼臭不要脸”已经在嘴边了,但碍于催眠术却又说不出口,这对于黄少天来说可能是最致命的。

 

 

微博原po@南南北东西




黑百合:@莱茵小山
猎空:@南南北东西
摄影:@瑞-貓老大
后期:自理(我的脸上写满了疲惫)
特别感谢:@Dr_Link @无所事事的天潼君
1.四月一日抽一位转发的小朋友送24个箱子,转发过500送50箱或者GSC预定的小猎空黏土
2.原本想拍新生,结果由于某些原因(和蔼的微笑)导致很多镜头无法展现,所以我们只好就这拍好的素材重新编了个剧本,讲的是两千分段的辣鸡猎空和辣鸡黑百合的一场战斗。




不是转发这条啦http://weibo.com/2076547257/EAcRZ1QSq?type=comment#_rnd1489757651394 转发这条微博,感谢~








源自公交车上的我俩一次交谈,拖了小半年的片子,再次感谢南南!

【心脏4+1all肖】银辉革命 11

11

对王杰希来说,穿过蓝雨城堡前面那片森林不是什么难事。

在别人看来陷阱重重的地方,放在曾经被誉为“魔术师”的王杰希面前,也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加上通过“生灵”药剂与身处蓝雨城堡的肖时钦有所感应,王杰希没花费很大工夫就出现在了城堡前。

迎接他的,是似乎早有预料的吸血鬼亲王喻文州。

“下午好,国王殿下。”喻文州就像遇到了一个熟悉的朋友一样若无其事,“从王宫过来不是很近呢,先请进吧。”

王杰希对于他的出现并不惊讶,不过他此刻更关心的是黄少天在哪。

如果要打起来,有无黄少天是完全两种结局。就算是他,也不得不提防这个剑圣的偷袭。

可惜他不是张新杰,无法对于高等级吸血鬼做出准确的位置判断。

与此同时,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肖时钦就在这座城堡的楼上某一件房间内,虽然感应受到了一些若有若无的阻挠,但是只要离得越近感应就会越发强烈。

如果肖时钦没有变成吸血鬼的话,也许现在他会受到药剂控制自己下来……王杰希默默地思考着,眼下的情况应该是喻文州想要拖住自己?或者……

“国王殿下想必也知道主教大人做的一些事情了,我这里有一封信,可能会帮助国王殿下了解更多。”

喻文州戴着黑色丝绒手套的手拿出了之前那封带着神殿火漆印的信,递给了旁边的王杰希。

轻轻地皱了皱眉,王杰希打开了信封。

其实信中内容并没有让他过于惊讶,换作他是张新杰,没准也会做出这样的选择。然而在当前形势之下,喻文州把这封信与他分享,这其中的含义就不得不让人深思了。

把信原封不动地装好,王杰希在递信的同时,对着喻文州礼貌地笑了笑:“不知道亲王阁下给我看这个是什么意思呢?”

“我也有点好奇,国王殿下精心研制的,只下在肖时钦一个人身上的药剂,到底是什么作用呢?”

 

此时在楼上的肖时钦,同时承受着亲血初拥和“生灵”药剂带来的副作用,似乎下楼靠近关系那一头的人才能够缓解,又感觉两种感觉在体内形成了冲突,越靠近越痛苦。

他还没有纠结多久,从外面破窗而入的一个人就打断了他的思绪。

“叶修?”肖时钦没有想到。

来人眉毛一挑,翻身进入了房间,把刚才用作固定的千机伞收了起来:“哦哟,看上去你很想念哥嘛。”

“你怎么……”肖时钦本来下意识想问他怎么在这,突然想到了更为重要的事情,“你是从荣耀之都过来的吗?”

叶修点点头,打断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我知道,你想问雷霆的情况是吧。”

肖时钦不得不承认了。

叶修笑了笑,难得他这次没有抽烟:“这个哥还会想不到吗,好歹雷霆平常也帮过兴欣,我叫包子方锐他们看着呢。直到我走的时候,王室和神殿都没有什么大动作。”

这下肖时钦算是放下了心里的最大的那块石头了,似乎刚才那些难受的感觉也随之减轻了许多。

“谢谢你。”肖时钦发自肺腑地对叶修说。

“嘴上说说可不够啊。”叶修晃着晃着晃到了肖时钦床前,“你是商人,肯定知道报酬最好是实际点的东西。”

是啊,现在人人都自身难保了,叶修肯分出兴欣一半的战斗力去帮忙雷霆,可不是只看在平日交情的份上。

肖时钦快速地思考了一下叶修可能提出的要求,他不像喻文州,在这场博弈中他的势力并没有明显的生存安危,如果需要肖时钦帮忙的,无非也就是以后雷霆与兴欣的进一步合作之类的了。

但他明显还是低估了叶修的想法。

“你现在可是高等吸血鬼了,我猜大概和少天一个级别了吧?”叶修站在床边,慢慢俯身到肖时钦耳边,“我想要你,把我变成吸血鬼。”

 

——————————————————————

朋友们,夜夜修仙就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