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XXX

自己萌的cp,跪着也要写完
谢谢每一个喜欢❤评论和推荐😭

最近在干啥系列

争取早日产出 

【盾冬】恩赐 2

2

Tony粗略地扫了一眼手上的汇报文书,很快就丢给了另一侧的Steven:“我对这种正式而又啰嗦的东西不感兴趣,还是你更适合。”

Steven拿起这份很有些分量的报告仔细而又快速地浏览起来,700年前他也经常这样做统筹工作。

在复仇者联盟总部的长形会议桌旁,因为紧急事件而聚集起了各个能力出众的天使,针对恶魔近期大量的反扑行动展开作战会议。

“我猜大多都是伤亡记录吧?”Tony说,“底下这群家伙,看来最近是有点不安分了。我看……”

“有一支恶魔队伍在有目的地捕捉我们的上级天使?”Steven的视线仍然放在手中的报告书上,好似没听到刚才Tony的话一样突然开口询问。

“不是一支队伍,”Natasha深吸了一口气,回答道,“我曾无意中遭遇过……那只是一只恶魔。”

仅靠自己的力量……就能造成一支队伍的破坏力?即使是能力强大的复仇天使们,也不得不对此重视起来。

“我没有正面看见他,他隐藏在比较远的地方,并且当时他的目标也不是我。”Natasha继续回忆,“我侧身帮旁边的一位天使长挡了一下。拜拜比基尼。”

“之前我也没怎么见你穿过。”Sam说。

“你们是说现在这种大规模看似漫无目的的袭击都是为了掩护一个人的作战?”Clint说,“那么他的目标肯定是很重要的人物。”

Tony此时重新审视了一遍刚才的报告,很快在其中找到了些许端倪。每一场袭击之中都有一两个上位天使失踪或者死亡,但都被掩饰成恶魔潮的因素。

“Nat,你确定对方只是一个人吗?”Steven再次询问。

“你们应该对女性的直觉抱有敬畏之心。”Natasha回答。

 

天堂的圣殿无数年来一直保持着同一个模样,永远普照在圣光之下,伴随着颂歌的低吟,把最纯正的神圣能量撒向世间。

熟悉的场景让Steven仿佛回到了700年前,和Bucky一起来这里接受洗礼的日子。

他绿色的眼眸仿佛世上最纯净的宝石,Steven可以在其中看见自己的倒影。他们俩都穿着仪式用的长袍,并排走向圣殿。虽然那时候他们只是普通的天使,在长长的队伍中并不起眼,更没有如今的荣誉加身,却是记忆中最快乐的时光。

Bucky的笑容无论如何他都记得,温暖到可以融化圣山上的冰雪。

Nick理解Steven有时候会陷入回忆,但作为执行长,他没有时间留给Captain了。

“结合Tony和Javis的计算讨论结果,很明显,我原定于明天的行程中肯定会出现那个神秘的恶魔杀手。”Nick说,“行程不会改变,我将作为诱饵,由你带队负责行动。”

Steven点了点头,却抛出了一个毫不相关的问题:“天堂是不是从来没有去叹息裂谷里寻找过Bucky?”

“你的队员是Sam,Natasha和Clint。我们分析过对方的战斗方式,虽然大多数时候他看似以远程攻击见长,其实他的近战能力同样骇人。”Nick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继续布置任务,“Sam和Clint可以给你们提供远程协助,联盟其余战力会被派往其他战场,恶魔涌入地太多了。”

“既然你们不去,我完全可以自己去。”Steven绷着嘴角,表情一下子变得严肃。

“跌入叹息裂谷,你认为有多少的生还几率?”Nick的语气也变了。

“Bucky不是一般的天使,他的能力有目共睹。”

“没有天使能从叹息裂谷里回来,只有恶魔才能爬上来。”Nick的左眼覆盖着眼罩,所以很容易给人一种阴沉的感觉。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即使这是所有天使心知肚明的事情,也变得像一句古老的预言或是咒语。

“你们不相信他。”Steven丝毫没有退让,“但我相信他。”

Nick盯着Steven湛蓝的眼睛,里面没有一丝阴霾,他说:“好吧,只要你完成这次任务,我就让议会通过你的提案。”

“这是任务的详细计划,希望你能够做到。”

Steven接过这份有加密法阵的计划书,向Nick敬了个礼。

 

 

稍微改编了下美队二的剧情,后面就不大一样了……明天去学校了,热吐血。

如果有错字啥的请务必告诉我嗷感谢!

【本尼x小雀斑】 命令 2 (接温瑟莱斯的冬天)

因为上次是把这对cp当成短篇写的所以取名比较随意了,现在决定稍微写长一点,起了个比较正式的名字。

隔的时间比较久了都怪懒惰的我,不知道之前那些小天使们还在不在,就算猝死我也要敲击棺材板产粮!


2

总军医老白——大家都爱这么叫他,尽管这不是他的本名——在圣诞前夕经常在司令的军帐和自己的医疗帐篷之间往返,于是雷德梅尼副官生病了这件事就不胫而走了。

“不是什么大毛病。”老白有次在和士兵们吃饭时聊到了这件事,“只是普通的感冒发烧而已……也许稍微重了点,毕竟埃迪这小子还不适应这里的环境。”

“你可要赶紧治好我们的副官!”年轻的士兵们喊着。

“怎么,想着训练偷懒呢?”老白一眼看穿了这些年轻人的心思,“是该让本尼好好治治你们的坏毛病。”

“哪有……我们就不能单纯地担心埃迪副官吗?”一个同样有着雀斑的大男孩在一旁嘀咕。

“感觉自从副官生病了,司令的表情也不好看。”老兵们也和年轻人站在同一战线,“我是说,比一般情况下更可怕了。”

“你们别说得我好像是坏人一样,”老白得意地笑了,“我配制的药,还不保准他分分钟就下床?”

像是受到了老白这句话的启发,刚才那个雀斑男孩又问:“说起来,为什么最近埃迪副官要住在司令帐里?”

“是不是因为司令的帐篷比较暖和?”和他差不多岁数的传令兵布鲁恩说,“我之前去过司令帐篷报告消息,那里面简直像另一个世界。”

老约翰喝了口酒说:“我想是因为司令怕埃迪这家伙悄悄工作不养病吧?和自己同住的话就可以监督他了。”

但是跟着司令最久的老白,此时却没有回话,快要被胡子覆盖的嘴角露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微笑。


“康伯巴奇司令,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埃迪刚想从床上坐起身来,就被本尼强硬地按了下去。

“你还没完全退烧,给我继续躺着。”本尼依旧是那副万年不变的冷峻面孔,“你问。”

“为什么你会选择一直留在温瑟莱斯?”埃迪只好躺在床上说,这让他有种奇异的感觉。

感觉从这个角度看司令,似乎也没有那么不近人情。

本尼不动声色地看了埃迪一眼,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他:“你呢?你又是为什么主动选择了来这里?”

他的眼神好像在说“你看你自己明明这么不适应这里的环境就算冻出毛病来也要留在这里的人有什么立场来问我这个问题”。

“我想在这里建立一个军事要塞。”

埃迪毫不犹豫地给出了一个令人惊讶的答案。

“这里是帝国必不可少的一个边境防守区,毗邻多个邻国,是个易守难攻的绝佳防御点,也是敌国想要攻打我国时遇到的第一道屏障。”埃迪继续说了下去,“所以在这里,即使远离都城,大量士兵的布置却是不可或缺的。”

“但是士兵们也会想家,这种精神上的缺失会让他们作战时丧失斗志。更何况根据我这些日子以来的观察,我认为我们的战士在简陋的军帐里并不能得到良好的作息。

“加上温瑟莱斯地理上的重要性,我认为在这简单地建造一个小基地是远远不够的。如果能有一个足够坚固的军事堡垒矗立在这片土地上,想必战士们也会乐意将自己的亲属带来一起居住,对这里产生归属感,真正有保卫家园的使命感。”

说完,埃迪的心里的石头终于放下了,不管怎样,他说出了自己来这里最大的目标,至于司令接不接受,那就……

“你刚才问我为什么留在这里,”本尼看到埃迪脸上的雀斑都因刚才的一番言辞而变得更显眼了,嘴角不由自主地微微上扬,“我的回答是——”

“我想在这里建立一座城市。”

埃迪下意识地睁大了眼睛,这让他看起来像猎人在森林中巧遇到的一只鹿。

“你不觉得,把亲属带来这里居住,就意味着这里不再只是冷冰冰的军事牢笼了吗?”本尼觉得埃迪的表情很是好玩,“还是你有所顾虑,不敢建城?”

其实本尼完全没有想到这个看似柔弱的男人竟然有着和自己相同的目标,军事要塞的确是他这个级别的军官能想到对温瑟莱斯最好的建设了,要知道,建城其实已经超出了一个司令的能力范围,埃迪不会去想也很正常,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自己其实有着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的权力。

埃迪的嘴唇微张,丰满的唇瓣就好像新出炉的吐司面包那样令人垂涎。他停顿了一会儿,继而回答:“我没想到……那么,能建城最好。”

“我很高兴我和康伯巴奇司令的想法一致,既然这样,我们就可以……”

“不,”本尼打断他,“你必须先痊愈,我们才能开始讨论建城的事宜。”

“还有,不要这么叫我。”

面对埃迪疑惑的眼神,本尼突然生起了捉弄他的念头:“叫我的名字,这是命令。”

“是的,司令。”埃迪本能地回答,然后尴尬地补了一句,“本……本尼迪克特。”

仿佛猎人放下了猎枪,逐渐接近毫不设防的鹿,并把他带回了自己的屋子。




我感觉我写得有点gay哈哈哈但是我停不下来了快阻止我哈哈哈

然后就是这个cp到底叫啥,想打tag打不了好痛苦,天使们快告诉我(つД`)

【盾冬】恩赐

虚构天使恶魔paro,正派为天使反派为恶魔,关系简单明了,没有神,求别考究设定

 

1

“Natasha,叹息裂谷是不是很危险?”

Wanda是一个新晋天使,因其出色的控制法术而被破格提升为天使的最高军团复仇者联盟中的一员。作为复联中唯二的女性天使,她经常会来找另一位女性天使交流解惑。

“这应该是每一位天使都知道的事情,Wanda。”

Natasha是一名作战经验丰富的战斗天使,曾光靠近身搏斗就打败了无数恶魔。

“那里会有从地底而上的黑暗气息,会侵蚀天使自身的光明力量。”Natasha挑眉,“怎么了,突然问起这个?”

“我……我只是……”Wanda显得有些局促,戴着控制力量的戒指的手指也不安地动着,“在路过的时候……我只是路过你知道的……”

“你看见谁了吗?”

刚说完这句话,Natasha好像一下子想起了什么。

“我看见了……Captain。”

 

Sam的飞行技巧是天使中顶尖的,他无声地在Steven身后一米处落下,而这位Captain完全没有发现。

与其说是Sam飞得好,不如说是Steven完全没把心思放在戒备上。

“Cap,你疗伤的地方还真是出人意料。”

Steven刚结束了一场战斗,身上甚至还残留着恶魔的血液。尽管处于他的级别已经不会被这里的黑暗力量所侵蚀了,但是这里的阵阵寒风仍不能让人感到舒适。

“谢谢你,Sam。其实我没怎么受伤,那只是些普通恶魔的狂化,看上去比较凶而已。”

Steven背对着Sam说完,仍旧出神地望着叹息裂谷,以及它深不可测的谷底。

那里直接与地狱贯通,浓厚的云层下面仿佛回荡着恶魔的嘶吼,让人不寒而栗。

Sam虽然比较年轻,但作为Captain的得力助手,也对Steven的过去有一些了解:“你还在回忆那场大战吗?”

“不……”Steven轻轻地摇了摇头,继而又问,“议会通过我的提案了吗?”

“Cap,你应该明白。”Sam没想到他这么倔,“无论是谁都不会允许一个刚解开封印的强大战力孤身一人前往地狱的,这不是我们不信任你的实力。不管对谁而言,这都太冒险了。”

Steven这次却没有向之前那样反驳Sam,在一段只有风声的沉默后,他说:

“你说得没错。毕竟我是Captain,我已经不再代表我自己了。”

 

Natasha把擦拭好的武器放了回去,没有正面回应Wanda,反倒是问了她一个问题。

“你听说过700年前的大战吗?”

“是Captain打败魔王红骷髅的那次?”

“没错。”Natasha的语气十分平静,不带一丝胜利的喜悦,“那场战斗是Steven的首战,和他一起战斗的还有他的发小,Bucky Barnes,一位精通射击的战士。”

Wanda没怎么去过战争博物馆,对于这个名字感到一丝陌生。

“你不知道也很正常,他一般都是做一些暗杀之类的事,不便于公开。即使在博物馆里,也很少能找到有关于他的信息。”

“官方对他的介绍,一直都是:Captain的好友,英勇的战士。在大战中为天堂献身。愿圣光与他同在。”

果然已经不在了吗……Wanda想,如果还活着的话他会不会像Captain一样,也已经是一名受人爱戴的英雄领袖了呢?

“他是Steven一直以来的心病。”

在情感方面,女性总是会比男性看到更多,如果是Natasha在Steven旁边,就不会像Sam那样单纯地以为他在怀念自己曾经的荣耀。

“因为好友的逝去吗?”Wanda问。

“不。”Natasha回答,“因为Barnes落入了叹息裂谷。Steven对此很自责。”

Wanda的脸上露出了明显的惊讶:“啊……怎么会……”

“Steven一直觉得是自己的错,无论是Barnes为他掩护而落到悬崖边缘,还是他没抓住Barnes的手……”

Wanda震惊到说不出话,她相信这一切在博物馆里都不会被提及。

不过这样一来,Captain在叹息裂谷的事情就可以解释了。“原来Captain是去叹息裂谷怀念故人……?”

“我认为不是。”Natasha的脸上露出了不一样的表情,“Steven最近一直在向议会反复提交一份计划……我认为Steven是想去找Barnes。”

“可是他不是死了吗?”

Wanda说完,才反应过来之前Natasha都没有明确地说Barnes已经死了。

“准确来说,应该是他失踪了。”

 

 

还是保留了大部分的特性,玩枪的恶魔,难道不带感吗!!

原来同是男生的话自己完全比不过转校生?其实羽风薰早已看穿了这一切!

21

不管怎么说,最后羽风薰还是完整地从海洋生物部出来了。

其间不仅完成了刀下送花的成就,还阻拦了高兴到要拉着自己一起进喷泉的部长……

嘛,自己进喷泉倒是无所谓的,但毕竟是夏季校服,如果是女孩子的话……

“羽风前辈!”

“久等了羽风前辈……刚才鬼龙前辈教了我一些缝纫上的技巧所以来晚了……”

同样是男生,到底为什么待遇差距可以大到这种地步呢?

羽风长叹一声。

 

22

“羽风前辈看上去有些不开心呢?”转校生在有些沮丧的羽风薰身旁坐下,“我觉得这次送礼很成功呀,羽风前辈提议的玫瑰花大家都很喜欢呢……”

原来是我提议的吗,羽风薰心想,的确是我的风格。

“如果没有羽风前辈的话,我大概只会很笨地一个个去想吧……去给濑名前辈准备虾,给朔间前辈准备番茄汁,给仁兔前辈准备冰淇淋这样……”

羽风薰一惊:“她们每一个人的喜好你都记得?”

“作为制作人这是基础吧。”转校生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随即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般充满笑容地抬起头看向羽风薰,“对了,羽风学长今天也累了吧,等下我请你吃可丽饼呀!”

有这样的制作人,对他再好也不过分呢。羽风突然释怀了。

“好呀,不过应该让我来请你才对噢!”

 

23

告别了还有其他工作的转校生,羽风薰拿着一朵玫瑰独自走在路上。

不知道日日树这个家伙在哪里……如果她不主动出现的话还真是不好找呢。

“Amazing~☆如果想我的话就要大声召唤我哦,你的日日树涉~!”

啊,来了。羽风薰回头,果然看见了戴着假面的日日树涉,好像刚从演剧部出来。

“还没送你花呢,祝你女生节快乐,伟大的魔术师。”

“谢谢你让我做了这场梦。”

羽风薰十分真诚地说。

 

24

“羽风君怎么能确定这只是一场梦而不是另一个世界呢?”日日树在假面下露出了她的招牌笑容,“难道羽风君不喜欢这样的人生吗?”

“也许我之前会很憧憬吧,”羽风薰说,“但是现在,我只想回到我原来的生活,那已经很棒了。”

“fufufu~既然如此,这玫瑰我就收下了~”

 

25

“羽风今天怎么回事?他怎么突然这么……这么积极?”濑名泉有点震惊,就好像看到了守泽带了一箱茄子上学。

“他会不会是被人甩了?这时候就需要热情的红色火焰……”

“不这不是你出场的时候……”莲巳敬人一把拦住守泽千秋,并推了推眼镜,“但他的确有些反常……”

“这是好事不是吗?”天祥院英智微笑着喝了口茶。

“虽然羽风君给我的裙子不是很合身,但是宗君也答应会改一改的呢。”甚至连Mado,或者说是斋宫宗都认可了羽风薰的转变。

此时的羽风薰,正从“乖孩子快给妈妈抱抱”那里逃出来,出门刚好看见了路过的转校生。

“啊,羽风前辈早上好呀,今天……”

羽风薰毫不犹豫地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诶诶?这是……”

放开了措手不及的转校生,羽风薰拿出了一枝玫瑰花。

“亲爱的转校生,我能否有幸听闻你的喜好呢?想放学请你吃东西,不知道可不可以呢?”

 

End

 

结束啦,这个小短篇是没有任何cp向的哦,可以说都是友情向吧,感觉杏爷很不容易,照顾这一大家子……然后因为高数过了所以暑假滚回来慢慢填坑啦!

梦之咲制作科高考时间安排表

6月7日

8:00-11:30 挖矿持久力及精确度考试

14:00-16:00 偶像亲密事件及喜好默写

6月8日

8:30-10:30 梦之咲生存技能考试一(见选修表)

14:00-16:00 演唱会及课程连刷测试(又称肝功能测试)

6月9日

8:30-10:30 梦之咲生存技能考试二

14:00-16:00 最后体检:肾功能,小脑协调,膝盖关节软骨磨损程度,血压血糖,身高体重

选修科目表:(必选两门)
应急企划书撰写与编辑
急救与药品分辨
缝制与纺织
天台的安全防卫
臂力测试(掰手腕)
饮食摄入的营养均衡与体重控制
捉鱼与溺水急救
弓道与茶道
侦查与反侦查
心理辅导
人际关系的处理
梦之咲改革历史
晶学(注:此门课可加分)
热气球的维修与驾驶
曲谱排序
化妆品的选择及皮肤保养
养狗技巧
人偶的日常维护
中二台词的转换
舞台概念图的设计
制作便当
找人的艺术

es三年级的阵营九宫格,只上了部分人
@临海之域 的强硬♂要求下删改了宗老师下面的语句,删除了不优雅的部分

当同学变成女孩子似乎生活变得更加糟糕了!羽风君还能不能坚持下去?

15
即使变成了男生转校生还是一样温柔啊。
羽风薰接过了转校生递来的冰袋敷在头上,看着靠在一旁穿着白大褂的医务室老师……
说好的护士诱惑呢!怎么女老师也这么邋遢!穿着拖鞋喝着啤酒!我是不是该庆幸没有腿毛和胡子?
佐贺美阵懒洋洋地说:“啊,我看也没什么大碍,羽风同学感觉如何?”
羽风薰放下冰袋,严格遵守自己的设定,向老师递上一支玫瑰:“祝老师……”
佐贺美阵拿着啤酒的手停顿了一下:“噢?吸血鬼的玫瑰吗?怪不得你被砸成这样。”

16
走在学校走廊上的时候,转校生支支吾吾地告诉了羽风薰一个悲伤的消息。
“仁兔前辈……她不放心你……总之rabbits的各位我已经送好礼物了,接下来是空手道部和海洋生物部。”
“……”
“前辈!前辈你还好吗!”

17
路过学生会的时候,刚好看见真绪出来,像关心人的女孩子真是世界的宝物啊!还没跟她聊上几句,就听到办公室里传来细细的声音:“弓弦不要啊!奴隶二号快来……”
羽风好奇地探头向里张望。
盘着蓝色头发的弓弦正端着一碗什么,向转校生礼貌地说:“小姐不肯吃蔬菜,总是吃高热量食物会营养不均衡,还会发胖……”
“胖”字刚落,粉色卷发如同洋娃娃般可爱的桃李气得大喊:“我不胖!我有好好控制体重!”
羽风觉得濑名应该对此深有体会。

18
持着对力气大的女生的恐惧,羽风薰拜托转校生去空手道部送礼物,不过这样一来,他就不得不面对另一个……
“你这个轻浮的混蛋!”
羽风堪堪躲过挥来的的刀刃,明明他还没踏进海洋生物部的大门啊!
神崎飒马一如既往地扎着马尾辫,不过此时可能因为是女孩子反倒给了羽风一种傲娇萌的奇特感觉。
“你那是什么眼神!”
萌什么萌,还是命重要啊。

19
“噗咔~噗咔~♪”
羽风见到深海奏汰总归是感激涕零的,他好像找到妈妈的孩子:“部长——救命——”
“今天是女孩子的「节日」呢,羽风应该要让着女孩子啊~噗咔~噗咔~”
羽风面色惨白,刚想说些什么,奏汰已经缓缓地举起了一只手。
羽风薰认识这个手势,这是手刀的起始动作。
他认命地转头面对举刀的飒马。

20
加油啊羽风君,请不要放弃呀!

抱歉这次用图片格式,因为一直说我有敏感词我没找出来所以出此下策……
还有这篇一开始根本没想去连载来着……?

才不是Galgame!原来羽风君面对由曾经的同学变成的女孩子也会头疼?

6

其实这种男校变女校的感觉并没有让羽风薰震惊到缓不过来,毕竟同学们即使性别不同了但是属性没变,相处起来似乎也没有太大的改变?虽然小蒲公英变成男孩子了让他略感伤心,不过这一切在他看见仁兔成鸣的时候都烟消云散了。

天哪,这简直就是……完美的梦中情兔!

预知到危险的转校生一把抱住在起跑状态的羽风薰:“等一下啊羽风前辈!”

“不我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好久了——!”

“粗鄙之人你要对我最完美的仁兔做什么!”

“等、等等?——啊好痛!”

转校生:对不起我拦不住她……

“你们在干森莫啊喵!”

 

7

转校生一边捡起散落一地的本子一边向仁兔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们只是来送女生节礼物的!”

惊吓过度而导致小脸微微发红的仁兔成鸣深呼吸了几次,一手叉腰指着闹事的两人说:“你们这样、很危险的资不资道!”

羽风薰看着她扑闪的红色大眼睛,因生气而嘟起的小嘴,以及柔软的金色长发,这种梦想成真的感觉让他甚至想抱起仁兔就跑。

“知道知道!”羽风薰摆出招牌迷人笑容,慢慢靠近仁兔,“今天是你的节日哦仁兔酱,开不开心?在这美好的一天里,是不是应该和帅气的我……”

“不是我说Mado听了都想打人,我要代表她惩治你……”

斋宫宗的拳头在半空中被一个小麦色的胳膊挡住了。

“啊,前辈你在这里啊。”

 

8

为什么阿多尼斯就算变成了女孩子力气也比我大呢,羽风薰在被拖走的时候想。

“前辈你好像比以前轻了,请多吃肉。”

在轻音部门口,扎着紫色马尾的阿多尼斯认真地对羽风薰说。

被一个女孩子说这种话,我他妈男人的尊严呢?

羽风薰想跳楼。

 

9

“其实让阿多尼斯把你叫来只是想拜托你一件事情。”朔间零揉着翘起的黑色长发,从棺材里坐起身来,“吾辈想在给凛月的玫瑰里放点礼物,表达吾辈作为姐姐的爱。”

羽风薰的重点却全在一旁已经跳到棺材板上的大神晃牙,她的杂毛灰色双马尾有种不良少女的感觉还不错嘛。

“放什么呢……番茄汁如何?”朔间零一手安抚着炸毛的大神晃牙,一手摸着下巴思考。

“很不如何,你放一个我瞧瞧。”羽风薰干巴巴地说。

“吸血鬼混蛋!你这次倒是醒的很早!”大神晃牙一把拍开了朔间零摸她头的手。

“难得有悄悄送凛月礼物的机会啊,吾辈也不想错过呢。”朔间零无奈地摇头,“叛逆期的妹妹真是令人头疼呢。”

“恕我直言,不管你放什么她都会第一时间发现并且躲开的吧。”羽风薰再次补刀。

“啊,让吾辈送她一个来自姐姐的吻吧~♪”朔间零伸手取出一支玫瑰,在花的中心点下一吻,仿佛根本没听见羽风薰说了什么。

队长作为女孩子的吻?羽风薰不敢细想,把这支玫瑰放在别的位置,与其他玫瑰区别开来。

朔间零满意地看羽风薰收起玫瑰,打了个呵欠,一把揽过大神晃牙:“小狗乖,太阳这么大,不如一起睡觉吧~♪”

大神晃牙的头一下倒向朔间零的胸部,突如其来的柔软让她唰地一下红了脸:“你、你干什么!”

 

10

羽风薰无法直视,转头看向一边的阿多尼斯,拿出一支玫瑰。

“啊不,前辈,之前转校生已经送过我一支……”阿多尼斯楞了一下,反应过来以后赶紧解释。

羽风薰顺势单膝下跪,举起玫瑰对着混血的外国女孩说:“那是他的礼物,与我无关。在我心中,你独一无二。”

阿多尼斯小麦色的皮肤透出淡淡的粉红,她慢慢接过玫瑰:“谢、谢谢学长……”

Yes!男人の尊严get!